【公益論壇】
從自閉症成人照顧看宜蘭縣的特殊教育現況

文/陳惠玲(社團法人宜蘭縣自閉症者福利協進會理事)

  過去宜蘭縣特殊教育的成效,在全國各縣市可謂是模範生,名列前茅,但近年來,隨著特教理念不斷精進,與主政者對特殊教育的漠視,已有漸趨下滑現象,此可從自閉症成人照顧的成效不彰,可看出一些端倪。

自小接受特殊教育,成人自閉症者情緒障礙情形卻未能改善?

  目前縣內所成立的社區小型作業所,是專門照顧成人身心障礙者的機構,一般情況下,較少有肢體障礙者接受這樣的安置。肢體障礙者除了行動能力受限制外,能力和一般人相仿甚至優於一般人,所以安置於小型作業所的身心障礙者以心智障礙者居多。一般而言,智能障礙類成人大致上情緒穩定,尚好照顧,相對於自閉症者的個案,可能因感官功能的過度敏感,引致其各種不良情緒發生,實屬於較難照顧的對象。為何這些成人自閉症者從小即接受學校特殊教育,情緒障礙的情形卻未能大幅改善?此亦顯現學校特殊教育失靈的現象,何以致此?以吾人之觀察,略舉其犖犖大者如下:

  一、主政者不重視特殊教育,領導失效:教育主管上自縣長、教育處長、學校校長…等若無視特教學生的受教權,特殊教育就成為一種可有可無的施捨,特教教師的安排、排課都被學校邊緣化,特殊教育要有成效簡直是緣木求魚。

  二、特教教師專業尚待增能:特教教師專業不足,對於個別需求不夠瞭解,又資源教室的學生未做分類,若教師未專業增能、自我成長,易以一成不變的教法,面對各類障礙學生,未能因材施教,教學成效自然不佳。

  三、對自閉症認識不足:在1980年代人們所認知的自閉症到1990年代有了許多變化,不再只有典型自閉症者類型而已。若教師無法正確宣導自閉症者的特殊性與需求,則無法協助家長及社會大眾對自閉症者做適度調整與看待,自然自閉症者的行為引起的事件,讓社會大眾無法理解而觸發更多不良情緒。依目前宜蘭縣的特殊教育現況中,自閉症障礙程度較重或伴隨有智能障礙者安置於集中式特教班;而輕度自閉症或無伴隨智能障礙者安置於普通班,接受資源班教學。泛自閉症類學生學習程度差異非常大,在以前認定他們有四分之三伴隨智能障礙。但是當自閉症的定義改變以後,發現許多功能好的自閉症者、或甚至是雙特殊學生(就是又是資優又是自閉症者)當他們的個別需求未被看見時,就會被忽略而教學方向錯誤,引起更多的誤解。這類學生目前在普通班並不在少數,如果學校特教組未能提供學生的特殊需求服務,只注重國、英、數的教學,將導致學生對學習的反感,而有許多不良情緒。

在心智障礙者教育階段未能做到能力培訓,後續勞政、社政需投注更多經費

  今年縣政府裁併了成立十多年的自閉症巡迴輔導機制,雖然美其名為資源重整,但如果無法提供泛自閉症類學生有效的輔導機制,未來在教育階段結束後,這些自閉症學生依然是社區小型作業所的固定成員,無法進入社會工作及學習。以一個心智障礙者之平均餘命而言,教育階段雖短但學習成效較佳,資源應該多投注在教育階段,以提昇心智障礙者的能力,不要等到畢業後因特教生之生活及職業訓練不足,使得其就業及自我照顧有困難,政府屆時要在勞政或社政上花用更多的經費,亦僅是亡羊補牢而已,不得不慎。

圖/星樂園工坊聖誕節表演。(2015年12月攝於蘭陽夜市)(圖文提供:宜蘭縣自閉症者福利協進會)